冰雪

盛华双杰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再试魂兽

2020-01-16 22:05: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盛华双杰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再试魂兽

现在盛华民权帝国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袁宫保在经过与南方七省的战斗中,已经确立了他绝对的权威,之后他又在临时议会的投票中,由临时大总统转为正式大总统,尽管民间有很多人传言,説是袁宫保*迫议会做出的决定,但他还是成为了有法律效力的盛华民权帝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

我对这些不关心,只是润东哥每天拿着报纸回来,都会把这些消息分享给大家,所以我们才知道这些,而润东哥依然对宋渔父死的事情耿耿于怀,更对汤铭几乎是屠城的作法表示愤慨,他的态度自然对袁宫保没什么好印象,更会倾向于帮同明党説话。

不过,政治的结果是润东哥这个学生改变不了的,他所支持的逸仙孙等人都跑去了大郎帝国,他所支持的同明党也被袁宫保解散,宣布为非法政党,所以他现在是只能充当愤青的身份偶尔抱怨几句,图个心里舒服。

今天下午,我没有去拳馆看比赛,于是在寝室内修炼,修炼了八十一个周天后,有些疲劳我抬头向窗外望去,恰巧见到润东哥坐在远处翠绿的树荫下,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看到润东哥此刻没有在修炼,而是睁着眼睛在看着过往的行人,那样子看起来很悠闲。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和润东哥单独聊天了,趁他今天有时间,我过去和他聊几句。”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身轻松的走出寝室,直接走到润东哥的对面,但当我走到他的身边时,却见到润东哥只是对我笑笑,却不説话,连个招呼也不打,依然在那里很郑重的看着过往的行人,这让我有些奇怪。

就我所知,润东哥好象没有坐在路边欣赏美女的僻好,况且他是男女通看,见此我忙问道:“润东哥,你在看什么呢?”

“我在练功!”润东哥简单的回答道。

“练功!练什么功?”

尽管我相信润东哥在练了《追魂双绝》后,他也一定练会了分识能力,但我不明白他看着过往的行人是在练什么功。

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个吐纳后,润东哥这才笑着看向我説道:“你忘了吗?以前汪校卫在我身上用过一次魂力,我体悟到了那种让人兴奋的魂力技能,所以我一直在尝试着练习。”

説到这里,润东哥又撇了下嘴角,微微的叹了口气説道:“可惜,我练了这么久,这种魂力的技能还是没有掌握,只是偶尔能让路过的人兴奋一下,没办法让他们持继兴奋。”

“魂力技能!汪校卫!”

听到这两个词,我浑身一颤,突然怔住,这时我猛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从汪校卫那里得到的明玄玉魂的事儿,之前我已经从谭英的话中确认,那明玄玉魂一定是修炼魂力用的器物,而且我一直想着要弄懂我身上这三块明玄玉魂到底有什么作用。

可当时,因为与火影战蛇比武的事情临近,就被我搁置在了一旁,之后又因为谭英、谭雅他们的离开,当时又让我心思很是烦乱,就把这件事情忘到了脑后,此刻,经过润东哥提起魂力和汪校卫时才让我又想了起来,我那三尊明玄玉魂现在还没有搞懂是怎么回事呢。

可惜!谭英他们已经走了,我身边已经没有修炼魂力之人,恐怕没有人知道这东西的作用了,我不免遗憾,而且,就算现在我想把这东西卖出去都找不到买家,最少应该没有人肯用两百万金币来买这一块只有拳手大xiǎo的玉石。而我自己也试过,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用途。

“难道就让这三块价值连城的宝物烂在我手里不成?”

我当然不甘心。

就在这时,润东哥见我皱着眉头不説话,忙问道:“凌锋,你在想什么呢?”

听到润东哥问起,我忙抬头看了眼润东哥,突然我脑子里跳出一个想法,“之前我一直猜测,这东西是修炼魂力时才能用的器物,而润东哥知道一diǎndiǎn魂力修炼的技能,我能不能让他试一下呢?”

“是的,反正这东西现在我也用不上,又不会用,倒不如让润东哥试试,他看的书多,知道的东西也多,可能会知道一些其中的玄机。”

想到这里,我立刻兴奋的对润东哥説道:“你等我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我马上回来。”

説完我快步跑向寝室方向,其实,明玄玉魂就在我身上,但是在我的储物护腕里,我不能让润东哥知道我有储物护腕的事情,所以装做回寝室去取,片刻间我又飞快的跑了回来,怀中已经鼓出一个馒头大的包。

到了润东哥的身边,我忙对润东哥招招手,压低声音説:“走,进树林里面,给你看个好东西。”

我们从xiǎo一起长大,润东哥很了解我,见我如此神密,润东哥知道我必有神奇的物品,于是二话不説就跟着我走进了树林。

到了树林最深处,我围着四周仔细看了看,确定这附近没有第三个人后,我才将怀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把一尊笑着的精美魂兽玉雕展现在润东哥面前。我只拿出一尊,而且是笑的魂兽,其实我已经猜出来了,那四尊魂兽的四个表情应该是喜、怒、哀、乐,这应该是魂力攻击的四种方式,也就是对人的四种影响能力,而润东哥之前被汪校卫攻击时,当时我看到,在礼堂里润东哥被攻击后的反应是笑声不断,而润东哥现在也只是在练习这一种能力,他只熟悉这种技能,因此现在我拿给润东哥看,我想他如果能弄懂也只能懂这尊笑魂兽的用途。

“这是什么?”

润东哥看到这么精美剔透的玉雕,脸上立刻洋溢出喜悦,他惊奇的问道。

“魂兽!听説过吗?”

我紧张的盯着润东哥的脸,xiǎo声问道。

“魂兽?”

润东哥吃惊得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蹙着眉想了想,然后他又看了看我,之后再次把目光盯上我手中的玉雕,仔细的反复观看着,同时喃喃的説道:“我看到有些书里记载过,魂兽是天下魂力最强大的神兽,在上古神兽中,它与金龙并列排在榜首,但因为它的数量太过稀少,所以几乎从没人见过这东西,甚至被人遗忘。”

强压激动的心情,我重重的diǎndiǎn头,只要润东哥知道这东西就好,我的信心重燃,于是我忙又压低声音问向润东哥:“那你知道,这玉雕魂兽是干什么用的吗?”

缓缓的摇摇头,眼中露出茫然的神情,润东哥不解的问道:“你确认这是魂兽?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这也难怪,就连省督的儿子谭英都説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润东哥没见过也不奇怪,于是我只得继续diǎn拨着润东哥问道:“这的确是魂兽,而且这东西叫明玄玉魂!这东西你听説过吗?”

让我失望的是,我看到,润东哥又是摇了摇头,我的心冰凉的一下沉入谷底,润东哥也不知道这东西的作用,证明他没看过相关的书藉,想必他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用途,叹了口气,明知道这东西有可能是一个强大的高级技能,可自己却用不上,这真是让人惋惜,看来我只能以后找机会把这东西送给谭英了,能帮帮谭家人,这总比把这东西当块普通的玉石卖掉更好。

“你哪里得来的这么漂亮的玉石?”

润东哥看着我手中的玉石也十分喜爱,他一边説着,一边伸手直接从我手里把这块价值超过两百万金币的明玄玉魂给抢了过去,山村里出来的人都比较直接,润东哥更是跟我不见外。

“xiǎo心!”

我吓得心和肝都跟着一颤,这可是两百万金币呀!摔了就等把两百万金币打了水漂。

润东哥见我大惊xiǎo怪的样子只是藐视的笑了笑,继续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见润东哥稳稳拿住后,我才把自己想好的理由説给润东哥听:“今年过节回家,在回来路过咱们香潭县时,我看到街上有人卖这种玉石,当时我就很喜欢,而且当时那人卖一个金币一尊,不是很贵,于是我就买了两尊,玩了几个月后我就对这东西不感兴趣了,于是前几天,我就想把这东西卖出去一尊,可没想到拿到长盛沙的市面上一叫卖,结果当场就有人就愿意出5个金币把那一尊给买走了,剩下这一尊我不想卖掉,而且我奇怪那人为什么愿用5个金币来买这么xiǎo的一块玉石,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据説,这东西居然是修炼用具,据説是可以修炼魂力的,所以我才来问你。”

“这样呀!”

听説这个xiǎo东西足足值5个金币后,润东哥在翻看时,手上也稳了许多,锁着眉头他开始仔细琢磨起这块玉雕魂兽来,可看了一阵后润东哥依然愁眉不展,还是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见此,我只得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给润东哥,我指着魂兽与底座间的五个指痕处説道:“我认为这东西是用手这么握着,用于修炼的,这里显然是别人长期握过的痕迹,但我不知道如何来修炼魂力,要么你握着这东西,用一次魂力技能,试一下。”

“嗯,有道理!”

润东哥张开手握上魂兽的底座后,果然发现这里正好适合一个手的五指距离,于是他抓紧玉雕魂兽,把目光盯向了我。

知道润东哥在对我用魂力,但我却把目光只盯向润东哥手上的那尊通透的白玉魂兽,看看它会不会有什么奇异反应。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地点
山西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黑龙江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汕头哪些治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