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地主的儿子当了村长

2019-12-02 13:1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人也不是别个,就是三队的陈盛兵。

陈盛兵家是地主,这在塆子里,人人都清楚。为何?熟啊!都是在一处住了几十年的老乡亲,哪家是个什么样子,都晓得。用乡村人的话说,叫“伸手摸得着骨头”。那,外人想要知悉,又靠的是什么呢?通常的做法,就是打听。而采取这种做法的人,又通常都是吃公家饭的人,又叫下乡工作队员。倘要熟悉乡村搞法的人,也不用去打听,懒得费那个精力,麻烦。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去看这家的门楣,就鱼清水白了。

门楣上有块木牌,木牌上写着“地主分子户”,“富农分子户”,“现反分子户”,“右派分子户”,“富裕中农户”。“富裕中农户”的牌子挂了一段时间,后来上级来了文件,说是“富裕中农”属拉拢对象,不能搞扩大化,才又摘取了这块牌子。

这些牌子一挂出,时间一长,倒成了乡村的一道风景。

陈盛兵家门楣上就有这块牌子。牌子上就写着“地主分子户”。

至于说这些人家的心情如何,这里也就不去赘言了。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盛兵长到二十三,塆子里像他这大年纪的人,都已娶妻生子,唯独他,至今还是单身一人,光棍一个。陈盛兵长得挺拔匀称,貌虽赶不上潘安,却也算得一个美男子。煞紧板带,肩挑二百斤的担子,气都不乱喘一口,屁都不乱放一个,高抬脚,低放步,麻溜利索。可就因门楣上的那块牌子,媒人都不敢上家门了。父母见了,更是急得坐卧难安,望着陈盛兵,只是唉声叹气。

一晚,陈盛兵回家,父亲一改往日的愁绪,笑道:“兵儿,总算跟你找了一处。”

母亲也笑道:“不远,就在石山港。姑娘我们也看了,长得蛮顺眼。只是……”说到这儿,把那眼睛看向了父亲。

父亲弹去烟灰,吸了口,仍笑道:“要去那家上门。”

陈家有三个儿子,陈盛兵老大,即便去了别家,陈家的香火也不会断了传承。

陈盛兵听了,却是乐呵呵道:“不急,不急。”

父亲望一眼门楣,无奈道:“父母也不想这样,只是……”说到这儿,又望一眼门楣。

母亲、陈盛兵也跟着去望。

陈盛兵见父母还要说话,又是呵呵一笑,道:“不就是找媳妇嘚?过几日就跟您们引回一个,还是贫下中农的姑娘。”说完,蹬蹬几步,去了房里。

父母大眼瞪着小眼,唉声叹气着进房睡觉去了。

过了几日,陈盛兵果然引了个姑娘进门。

姑娘姓张,家住一队,和陈盛兵是初中同学。

姑娘走近陈家,见了门楣上的牌子,扭头看向陈盛兵,嘻笑道:“盛兵,你家还真是地主啊?”说着,伸手去摸牌子。

这一触动不打紧,那牌子上的灰尘筛糠样直往下纷扬,呛得姑娘直咳嗽。

陈盛兵赶紧拉过姑娘,爱怜地鼓起腮帮子直吹气。见姑娘停止了咳嗽,又伸手去拍打衣服上的灰尘。待这一切都搞完,陈盛兵才笑呵呵道:“我几时说不是?”

姑娘却无所谓道:“这都什么年代了?都八十年代了,还讲这些?”说完,看向陈盛兵,仍嘻笑道:“进你家门,还真不容易啊!你看这个下马威?”说着,又去拍打头发上的灰尘。脸早已红得象泼了猪血。

陈盛兵呵呵一笑,牵着姑娘的小手,双双进了家门。

父母站在堂屋,看着这一幕,乐得上下嘴唇都包不住牙巴骨了。见二人进屋,母亲才道:“快,快,快,快坐下。尝尝我做的无味小菜。

父亲搓着手,上下嘴唇,仍没包住牙巴骨。

地主家的儿子,娶了个贫下中农的姑娘,一时竟也在游湖村传扬开去了。

人们这才相信,天变了。

没过几天,陈家门楣上的那块牌子,也被摘了去。

那天,父母正准备出门做事,猛见民兵营长带了几个人来,父母腿肚子发软,哧溜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民兵营长走近前来,见了,惊讶道:“老陈,你这是?”

父亲听了,先是一愣,接着,颤声问:“您,您,您叫我什么?”

民兵营长笑答:“老陈啦?”

父亲又问:“不叫地主啦?”

民兵营长笑答: 你这个老陈,还记那些?”

父亲又一指那几个陌生人,问:“那,他们?”

民兵营长一指门楣,笑答:“摘牌子啊。”

随着民兵营长的话声,那几个陌生人也不言语,一齐上前,三两下就摘下了,放进一个袋子里,一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身,等着民兵营长。

民兵营长笑笑,转身走了。

走出多远,又转身走回来,看着坐在地上的老陈,笑道:“老陈,我还告诉你个喜讯……”见父亲莫名地望着,又道,“你大儿子陈盛兵,正在竞选村长哩。“说完,哈哈笑着走了。

父亲听了,猛地爬起来,跑出屋外,见民兵营长已走远,又转身看着已光光的门楣,拍着巴掌,口中只道:“摘了,摘了,终于摘了,父亲啦,我们家门前的牌子终于摘了,终于摘了。”说完,竟手舞足蹈了起来。

这一天,父母竟没出外做事,只是站在门外,看着光溜溜的门楣。父亲却还在念叨:“摘了,摘了……”

晚上,陈盛兵回家,见父亲那样,麻起胆子,左右开弓,打了两巴掌,父亲“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浓痰,这才不念叨了。

父亲擦去唇边的涎水,看着陈盛兵,疑惑地问:“你,真当了村长?”

陈盛兵呵呵笑着点了点头。

父亲一指门楣,大声道:“我们家是地主呃!”

姑娘从屋内走出来,嘻笑道:“早摘了!”

父亲一听,又看了一眼门楣,想起白天的那一幕,这才张大嘴巴,响响地“啊”了一声,这才相信:那块牌子摘了。

共 199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门楣上挂成分牌子,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是件很新鲜的事,但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里是真实存在的。当时如果谁家成分是地主,政治生涯就好像被判了死刑,不但一辈子做不了“官”,升学和子女找对象也会受到严重影响。故事的背景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才貌双全的陈盛兵因为出生在地主成分的家庭找不到对象,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来临,陈盛兵父母的心病迎刃而解。语言个性,人物性格鲜明,标题引人注目。很精致的一篇微小说,推荐阅读!【编辑:海淼】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28 14:18:11 谢谢,问好!

2 楼 文友: 2017-11-28 1 :02: 0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 2017-11-28 14:18: 4 多谢,问好!

 楼 文友: 2017-11-28 16:41:22 老师功力深厚,美男子形象呼之欲出啊! 文友不相轻。

回复  楼 文友: 2017-11-28 18:49:09 多谢光临!问好!

北仑区中医院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
广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好
西藏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