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超级败家仔 第四十四章 弄死!

2019-10-12 21:1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败家仔 第四十四章 弄死!

海底世界门外。

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和武警像是提钱安排好了一般,蹲守在门口,已经有一部分人冲进去开始疏散群众。

伤员死者全部被抬走。

其他人全部留下来接受检查,查身份证,记录号码,有条不紊,一些早就受到过度惊吓的群众惊魂未定,即使站在安全区,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着。

邢枫站在人群中,神色平淡,不悲不喜,林念真,子鼠,卯兔都已经走出去,接下来并不是没有一diǎn希望的。

受到过度惊吓的群众一个个在荷枪实弹的警察护送下离开。

轮到邢枫的时候

,他刚刚将身份证递过去,就看到检查证件的中年人身体一抖。

邢枫眼睛眯了眯,这一瞬间,想了不下五种突围的办法,但却都没有实施,因为周围有太多的普通群众,他并不想伤及无辜。

果然,中年人看了邢枫一眼,脸上骤然露出一个阴沉笑容,挥挥手,直截了当道:“带走。”

坐在警车里欣赏都市的风情,颇有种从地狱中看天堂的心理落差。

这不是邢枫第一次坐进警车,但却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这次不知道是魔子狂澜还是上古八族。

或者说两方面的默契闹出来的动静不可谓不疯狂,自己虽然没死,但不少无辜游客却在无知中丧命。

甚至有不少都是作为一个家庭支柱的男人,可以说这次的动作,几乎等同于一次姓的生生破坏了十几个普通家庭。

就连自认为自己很冷血能不择手段的邢枫都有些内心发冷,这种作为,岂是一个狠字可以形容?

用丧尽天良来比喻都不为过了。

邢枫心中怒火攻心,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了那白白惨死的无辜百姓讨个公道。

“无知是福,无辜才是罪啊!竟然要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儿好了。”

邢枫轻声呢喃道,他这次明显被特殊对待,没有钻进警车的后排,而是坐进了专门押运邢犯的刑车。

两旁座椅都是竖向排列,邢枫坐在最中央的一个小马扎上面,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特警严阵以待,相信他只要敢稍微做出diǎn过激的举动,这些人就会毫不留情的射杀他。

“你们无知,也是无辜的。”

邢枫微笑道,老老实实的坐在马扎上面,面对一排乌黑的枪口,没有露出半diǎn惧色。

大概七八个特警一言不发,脑袋蒙在头盔里面,穿着防弹衣,表情麻木。

邢枫神色平静,已经被戴上了手铐的手一起挪动,一个简单的动作,立刻又引起了周围特警的警惕,更夸张的是,距离他最近的两人手中的枪管已经快要抵在他脑袋上面。

邢枫眯起眼睛,笑容灿烂,微微扬了下脑袋,看这模样,是根本不在乎。

暮色中,车辆直接开进了天海的市公安局,车门被人从外面向两边拉开,几名特警立刻跳下车,在出口围城一个半圆,指着里面的‘犯罪嫌疑人’。

邢枫在两名特警的押送下走下车,神色平淡,一路表现的都老老实实,他再怎么腻害也不至于跟天海的近万名警力去作对,既然来到这里,就只能指望着外力了。

两名特警压着他进入公安局,直接来到刑讯室,已经有两个男人坐在里面等待,一个年轻人,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模样,还有一个青年,三十出头,看起来相对稳重一些。

两名特警直接将他带到了刑讯室,按着他在仅仅照亮一小片范围的灯光下坐下来。

邢枫眯着眼睛,透过灯光,看着坐在阴影处的两个警察,光暗纠缠下,就连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朦胧森然起来。

“姓名?”

坐在刑讯室的那名年轻男人问道,语气中满是冷漠。

“邢枫。”

“姓别?”

“男。”

“职业。”

“市公安分局顾问。”

“放屁!你是分局顾问?邢枫,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既然能把你抓来,就说明我们有抓你的动机,海底世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别给脸不要脸,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年轻警察猛然拍了下桌子喝道,所谓的年轻气盛,不过如此了。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而已,本分人。这位警官如果真想给我安上一些莫须有帽子的话,我无话可说,我的律师到来之前,我拒绝回答你任何问题。同时保留告你诽谤的权利。”

邢枫中规中矩道,语气从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诽谤?你他妈唬我?邢枫,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不要认不清形势,在这里装逼没用,天海近来最炙手可热的邢枫道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多数人谈虎色变,好大的威风嘛,还不是落在我们警察手上?最烦你们这些草菅人命的畜生,社会败类!”

年轻警察冷笑道,情绪激动,一副恨不得扑过来对着邢枫咬一口的架势。

他身旁年岁比他大一些的青年警察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激动,而后开口道:“邢先生,警方已经掌握了你一定的犯罪事实,坦白从宽,我们这是在帮你,还希望你能配合。”

邢枫根本懒得搭理,老神在在的靠在椅子上面,正眼都不看对方一眼。

中年警察起身径直走向审讯室门外,将审讯室外的两个特警叫过来,命令道:“把他带走,丢进看守所甲字七号房。”

两个特警毫不犹豫,直接走进审讯室,压着邢枫走了。

天海看守所说出去并不是一个能让人有太多敬畏的地方。

说出去,不过就是一个关押轻微罪犯的地方嘛,总不至于比监狱还可怕。

里面的人,再如何也不会是大歼大恶视人命如草芥之辈,就算在里面少不了被关在一个屋子中的‘难兄难弟’们打打骂骂呼来喝去,也不至于丢了姓命。

磕碰摩擦肯定会有的,但大多过的还是吃饭睡觉干活上厕所四diǎn一线的生活。

窃铢者诛,窃国者侯。

一些远算不上大凶人大恶人的罪犯被关押在这里,大都是犯事时嚣张见了警察就认怂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的货色,能有啥让人敬畏的地方?

就连看守这里的警察都懒得上心多加管教。

但甲字七号房却是一个特殊的地方。

邢枫明显能感觉到在中年人说出甲字七号房时身边两个特警身体僵硬了下,虽然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命令。

但看向邢枫的眼神中却满是复杂神色,有同情,有怜悯,有无奈,好像他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一般。

邢枫微微皱眉,所谓艺高人胆大不假,可这句话不代表高手就不知道珍惜自己生命能随处乱闯了。

身处江湖,做个懂的知足懂能安居乐业的小老百姓还好,可一旦经历刀光剑影尔虞我诈,进入那一潭浑水里面,谨慎就成了能活命的最基本元素。

邢枫不知道那个能让特警听到后都变色的甲字七号房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一路试探,嘴巴不停,但却始终得不到两个特警的答复。

于是邢枫就跟神经病一样不厌其烦的唠唠叨叨,就差问一句让人崩溃的你妈贵姓,最后两个受过严格训练的特警都烦了。

似乎知道这个外界传言中,神通广大能翻云覆雨排山倒海的年轻道长并没有逃跑的心思,放松下来,不在拿枪指着他。

甚至有个特警看着邢枫唠叨,直接举起枪似乎想给他一枪托,但却被另外一名特警给阻止了。

平凉白癜风
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鹤壁男科医院
平凉白癜风好的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