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房术 第五百九十八章 裂痕

2019-12-03 23:2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房术 第五百九十八章 裂痕

在这个高科技信息时代,络的传播速度快如闪电,卫蓉的性.爱视频广泛传播,张家人也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张平华和张平夏在得知消息以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张坤中居住的别墅。

看到两个儿子连觉而至,张坤中脸色淡淡的问道:“你们两个找我有事吗?”

“爸,苏、卫两家订婚仪式上出问题了,订婚仪式也暂时终止了。”张平夏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说道。

“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张坤中微微点头,道。

虽然张坤中是门不出户,但是,张坤中的耳目却极其灵通,根本就不用通过儿子传消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手下的汇报。

“爸,您是怎么知道的呀?是大哥打告诉您的吗?”张平华疑惑道。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是否会牵连到我们张家的声誉。”张坤中摆了摆手,说道。

“爸,您的意思是说,络上流传的个视频,有人会栽赃到我们张家身上。”张平华眉头一皱,问道。

“不错,现在还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只有查出了这件事情的真相,证明这件事情和张家无关,那时候才对我们张家最有利。”张坤中分析道。

“爸这么一说,还真有这种可能,虽说这件事情跟咱们张家没关系,但是毕竟咱们家是最大的受益者,只要苏、卫两家无法联姻,双方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嫌隙支持他们的股东也会动摇,肯定有不少人在私下怀疑,这件事情跟咱们张家有关系。”张平夏分析道。

“爸,明天就是召开董事会的日子,现在苏、卫两家自乱阵脚,您看咱们是不是应该趁着这个当口去拉拢一些对方阵营的股东,至少要让他们在董事会上保持中。”张平华提议道。

“嗯,等你大哥回来以后我会吩咐他去做这件事情。”张坤中点头应道。

听到了张坤中的话之后,张平华和张平夏脸色一变,长兄在父亲心目中位置,永远要比两个人高得多,张家下一代继承人的位置,基本上是和两人无缘了。

“爸,那要不要立刻派人调查一下这件事毕竟这件事情有可能会对张家造成影响咱们这样做也能表明态度和清白。”张平夏提议道。

“好,这件事情就有你负责吧。”张坤中随口说道。

其实,早在两个儿子过来之前,张坤中已经和手下通过话并且吩咐他们暗中调查这件事情,现在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已。

“爸这件事情在香江影响很大,咱们家要不要趁机做些什么?”张平华意有所指的说道,其实是打着推波助澜的主意。

“不用,静观其变就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明天要召开的董事会。

”张坤中摇了摇头,而后沉吟了片刻,说道:

“你们两个出去吧,我累了。”

“好,爸,那我们就先出去了。”张平华兄弟二人对视一眼,而后一起离开了别墅。

看到两个儿子离开之后,张坤中发出了一声叹息,卫蓉性.爱视频这件事情,恰巧发生在这个当口,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推动。

这件事情并不是张坤中吩咐的,但是,不能排除他的所属的利益集团没有掺和这件事情,能否坐上鸿鼎集团董事长的职务,可不单是关系到张坤中一个人的利益,当年宋太祖黄袍加身的事情,不也是被属下所逼迫的吗?

不过,让张坤中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明天就是董事会选举的日子,卫蓉性.爱视频这件事情的真相,短时间内不会被外界所知。

张坤中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苏、卫两家关系出现嫌隙的情况下,原本支持苏、卫两家的股东,肯定会有一部分投靠自己。

卫蓉性.爱视频这件事情,短时间内肯定是对张家有利,不管这件事情跟张家所属的利益集团有没有关系,张坤中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集中一切精神应对明天的董事会。

忙碌了大半天之后,苏牧终于将众多宾客安置妥当,每当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苏牧都是感觉到一阵头痛,脸上露出深深的无奈之情。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苏、卫两家想要联姻的事情,恐怕很难再继续进行下去了,苏家也不可能取卫蓉这种女人做儿媳妇。

从那段充满激情的性.爱视频中,可以看出这个视频并不是偷拍的,而是卫蓉主动的配合拍摄的视频,甚至还在镜头面前卖弄风骚,一想到这种人差点做自己的儿媳妇,苏牧心底就产生了一种后怕感。

其实,在看到这个视频的最初,苏牧还有另一个想法,那就是将这件事情压下来,先把订婚仪式给举行了,尽可能的保证苏、卫两家的合作基础。

但是,苏牧在反复思考了一番之后,又打消了这种掩耳盗铃的想法,因为这件事情早晚会公之于众,取卫蓉这种女人做苏家的儿媳,苏家肯定会成为世人的笑柄。

“咚咚咚……”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苏牧沉声应了一句说道:“进来。”

“咯吱……”一声,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只见卫子夫一脸颓然的走了进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一般。

“卫老,您来了。”看到了卫子夫之后,苏牧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嗯。”卫子夫轻哼了一句

,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卫老,今天的事情,……不好意思呀。”苏牧叹息了一声,说道。

“小苏,这件事情怨不得你,是我们家没把孩子教育好!”卫子夫沉声说道。

“嗯,我找了一个大陆的官员朋友,络上的视频已经删除了,只不过各个站的文字报道却是不能禁绝。”卫子夫说道。

“算了,纸里包不住火,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外面的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苏牧说道。

“哼,如果让我查清了这件事情的原委,我一定要把上传视频的始作俑者千刀万剐,这样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卫子夫白眉倒竖,咬牙切齿的说道。

“卫老说的不错,这个视频早不上传、晚不上传,偏偏在两个孩子正是定亲的时候上传,肯定是有人在针对我们两家,这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代苏、卫两家受过!”苏牧说道。

“不错,这一件事情我一定会追查到底。”卫子夫不容置疑的说道。

“嗯,我也会派人暗中寻找线索,一定要把幕后黑手抓出来。”苏牧说道。

“小苏,明天就是董事会选举的日子里,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影响到我们两家的关系。”卫子夫一脸真诚的说道。

按照苏牧和卫子夫的约定,董事长的职务只有一个,这一次就让卫子夫先上位,但是现在两家不仅没有订婚,还发生了这样荒唐的事情,难免会对两家的关系造成影响,由不得卫子夫心中不担忧。

“卫老您放心吧,如果真的因为今天的事情,闹到你我两家分崩离析,岂不是正中了某些人的诡计。”苏牧说道。

“小苏看样子,你也怀疑是张家搞的鬼?”卫子夫神色一动,问道。

“嗯……”

听到了卫子夫的话,苏牧不禁叹息了一声,道:“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怀疑,但是以我对张坤中的了解,他不像是这种目光短浅的人。”

“那倒是,张坤中做了这么多年的董事长,应该不会做出这么下三滥的事情,否则他即便是坐上了董事长的职务,也会被集团的人戳脊梁骨。”卫子夫分析道。

“算了,不管这件事情是否跟张家有关,咱们只要全力应对明天的董事会就行了。”苏牧说道。

“好,有你这句话,老头子我就放心了。”卫子夫点头说道。

“卫老,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很多股东会以为你我两家出了嫌隙,说不定会放弃对你我两家的支持,我们现在面临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去安抚众多股东的不安感。”苏牧说道。

“嗯,那咱们现在就分头联系股东,一定要抚平股东的焦虑和不安,只有这样才能够赢得股东的支持,在明天的董事会上胜出。

”卫子夫说道。

“卫老,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去办事了。”苏牧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告辞道。

“小苏,那……”

看到苏牧要起身离开,卫子夫张了张嘴,本想要询问一下卫蓉和苏军订婚的事情,但是话到了嘴边之后,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谁让自己的孙女理亏呢。

“怎么?卫老,您还有其他的事情。”苏牧问道。

“没了,你先走吧。”卫子夫摆了摆手,说道。

“好,那我先告辞了。”苏牧点头应了一声,而后大步向着包间外面走去。

看到苏牧自始至终,都没有再提苏军和卫蓉的婚事,卫子夫不禁叹息了一声,暗道:“哎,不管再怎么理智,两家的关系终究是出现了裂痕!”

南昌博大医院
大连市中心医院
聊城整形美容费用
银川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雅安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