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梧桐】变脸 (小说)

2019-09-13 04:4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川剧中有项绝技叫变脸,展现了中华艺术瑰宝的神奇,生活中也有中变脸,可是让人感到厌恶可笑…… 川剧中有项绝技叫变脸,每次观看的时候都让你热血沸腾,感叹中华艺术瑰宝的神奇。现实生活中也有变脸,变化之快有时也让你称奇,不过这种奇令人厌恶又可笑。

杨文举今年四十五岁,中等个子,大腹便便,走路四平八稳。家里开办着两个塑料厂,可谓财大气粗。去年换届又当选为本街道党支部书记,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儿子杨龙飞,十一岁,长得又高又壮,读四年级。结婚七年才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那可是全家人的太阳,奶奶爷爷惯着,爸爸妈妈宠着,要星星不敢给月亮,说一不二,做错了事爸妈撑着,吃了亏自有奶奶爷爷出头,溺爱成一个十足的小少爷,公子哥,所有的同学伙伴没有不怕他的,大人也轻易不敢惹他。
就这样一个宠物,昨天可是吃了大亏。
下午放学回家,书包一扔他往沙发上一趟:“奶奶快来,你孙子差点被打死了。”
奶奶正在厨房做饭听见孙子的喊声大吃一惊,带着两手面就跑过来了:“宝宝,怎么回事,你不要吓唬奶奶。”
“谁吓唬你,你看看。”他把大脑袋伸向奶奶,额角上有一个山楂大的青紫的包。这还了得,谁这么大胆敢动我们的心系子。她搂着孙子心肝宝贝的叫开了,眼泪也婆娑而下,“你爷爷个老鬼去遛鸟了,你爸妈没在家,这可怎么办?快去医院看看啊,伤了脑子就麻烦了。”
龙飞推开奶奶:“我爸妈呢,赶快回来给我报仇。”
“奶奶说:“他们去厂了,说顺路去超市给你买鸡腿了,你说晚上吃鸡腿的。”
“人都要死了买了鸡腿给谁吃?快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奶奶慌忙拿起电话拨通了儿子的号码。听说儿子的被人打破了,杨文举夫妻俩慌了,急忙开着车回家,一进门看见儿子的头成这样,妈妈怒不可和:“宝宝,谁打的?”
“小东北。”
小东北?怎么这么霸道,他爸妈是干什么的?”
“他爸妈在东北卖煎饼,他跟着他姥姥,妈,明天你去替我报仇。”
儿子挂了彩,杨文举火了:一个外地孩子,竟敢打我儿子,他不打听打听,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给点颜色看看,他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你老师呢?”
“老师偏向他,不仅不管还批评我。”
“在老子的地盘上竟敢欺负我儿子,还反了他了。”听了儿子的话,杨文举的气更大了。
妻子火上浇油:“明天我们去学校,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老妈急了:“快不要说了,先带着宝宝去医院看看,千万不打出好和歹。”
经母亲提醒,夫妻俩清醒了,急忙带着儿子上了新买的奥迪车,车子一溜烟开出幽静别墅小院直奔医院而去。专家门诊,检查,ct拍片.……一套下来,一千元钱进了医院的收款室,医生看看片子叹了口气,有钱人的孩子金贵:“没事,吃点消炎药过两天就好了。”
回家经过肯德基店,一顿鸡腿下肚,龙飞吃的肚子溜圆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杨文举接到电话去区委开会,龙飞一听不干了:“你不去学校替我出气了?”
“爸爸开完会再去。”
“不行,你必须去学校,不然我没面子。”
“好儿子听话,爸爸工作重要。”
“工作再重要也没有儿子重要,不就是那点权吗,你不去我去。”妈妈出面了。
“不行,你去威力太小。”龙飞抗议,“爸,你必须去,不然我就不上学。”
“好好,爸爸请假去。”每次争论的结果是一样的,儿子必胜。

杨文举开着车驶进学校,学校是今年竣工刚搬迁来,门卫很年轻一身协警服装,看起来很神气,看见杨文举的车子驶过来他拦住了:“对不起,学校有规定,外来车辆一律不准入内。”
杨文举停下车:“我进去有事。”
门卫还是不同意:“对不起,请你步行进去。”
“我和你们校长是老熟人,我是这个街道的书记,校长见了我都很客气。”杨文举还真来劲了,儿子受欺负也罢了,一个小小的看门的也仗势欺人,他亮出来官衔。
门卫依旧陪着笑脸公事公办:“对不起书记,这是学校的规定,你和校长是朋友,可以打电话征得校长同意我才敢放行。”
杨文举无奈只能憋着一肚子火把车停在大门外,他牵着儿子的手走进大门:“儿子,先去教室,爸爸去找校长。”
“爸爸,你可要狠狠地教训老师一顿。”龙飞昂首挺胸神气活现地走进教学楼。

杨文举径自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也姓杨,刚才建学校时,新校址选在杨文举所在的街道地界上,两人没有少打交道,杨校长知道这是一个难缠的主,看见杨文举来了,一边打招呼一边让坐:“大书记,怎么有时间光顾我这座小庙?请坐。”
“什么小庙,简直是国务院,我差一点进不来。”因为是老熟人,两个人调侃着。
“怎么了,有谁敢阻拦杨书记公务?”
“你的卫兵,说开车不能进学校。”
“学校是有这个规定,不过他不认识你,否则他没有胆量拦你。”杨校长半开玩笑地说。
杨文举听出他的挖苦也不在意,接口说:“你老兄制校有方,我们这些老百姓吃不开了。”
杨校长听他话里有话,问道:“老弟,怎么回事,有什么委屈请明说。”
杨文举盘起二郎腿,接过杨校长递过来的水杯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有事求你了。”
“有什么事就说,咱哥俩谁跟谁,当初建学校你老弟没有给我少说好话。”杨校长套近乎,半真半假地打哈哈。
杨文举说:“昨天下午放学以后,我儿子在学校被同学打了,你老兄也知道,我三十多岁才有这一个宝贝,老妈拿着当月亮,眼看孙子头上一个大包,当时就发火了,催着去医院检查,幸亏没有什么大碍,不然就麻烦了。”
杨文举宠儿子杨校长早就领教过,刚刚一年级的时候,龙飞因为不遵守课堂纪律被班主任罚站,那时杨文举还不是书记,当知道儿子被罚以后,第二天夫妻俩赶到学校找到他,说班主任体罚学生,硬是逼着他让班主任道歉才了事。今年学校搬迁缩小班额打乱班级重新分班,龙飞被分到四年纪三班,班主任叫王静,教学严格,一定是她看不惯龙飞的所作所为给他吃了苦头。想到这里。杨校长心里“咯噔”一下子,王老师,惹谁不行单单惹这个小太保。杨校长玩笑地说:“这么说杨书记是来兴师问罪的了?我看学生的事情让老师解决好了,我们家长最后少插手。”
“少插手?是老师偏袒那个打人的学生,他不仅不管,还批评了我儿子。”杨文举听出他的讽刺也不在意,“谁的孩子谁不心疼,换了你看见儿子的头成那样你也不会无动于衷的。”他拿出医院的收据给杨校长看,“你看,治疗花了一千多,你说怎么办吧?”
“杨老弟,不要着急,我问问怎么回事。”杨校长感到事态严重了,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王老师,上课吗?没有,没有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一会儿想起了敲门声,王静走了进了:“校长,找我有什么事?”
杨校长指指杨文举:“这是杨龙飞的爸爸,听说昨天打架了,说说是怎么回事。”
王静不到三十岁,扎一马尾辫,镜片后的眼睛露出惊讶的光:“什么?没有打架啊。”
杨文举一听不高兴了:“王老师,没有打架我儿子的头为什么起了一个大包?你是包庇打人者吧?”
王静想了想笑了:“噢,我想起来了,昨天下午杨龙飞值日,他不仅不干还强迫扫地的同学陪他打球,值日组长刘文涛说了他几句倒被他打了,我是批评了他几句。”
“仅仅是批评吗?”杨文举冷笑一声:“我儿子头上的包是怎么回事?你看,医院的病例可在这里摆着呢,没有伤我能去医院?”
王静糊涂了:“刘文涛真的没有打他,整个过程我都在场,怎么可能有包呢?”
杨文举火了:“我看你就是诚心包庇,杨校长你看怎么处理。”
王静仔细回想了一会,猛地一拍脑门: 我想起来了,杨龙飞恼怒刘文涛批评他,追着打刘文涛,没留意脚下被台阶绊了一下,头磕在楼梯上,当时只是红红的,我还帮他揉了揉。一定是慢慢起了疙瘩。”
“编,我看你就编吧。”杨文举火气更大了。“有错误就承认,推卸责任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王静也生气了:“你怎么不讲理,是杨龙飞错在先,他上课不好好听讲,经常扰乱课堂纪律,我还想找你好好谈谈呢,想孩子学习好,我们要共同配合才是,你这样做可不对啊。”
杨校长一听王静的话,担心她捅了马蜂窝,若火了杨文举今天怕不好收场,毕竟他儿子是在学校受了伤,他给王静递了个眼色,打起了圆场:”杨老弟,你看这样行不行,事情已经发生了,王老师有责任,让她给你道歉行不行?”
这不是向恶势力妥协吗?王静听了不愿意,刚要说话,校长一瞪眼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杨文举说:“王老师道歉就免了,你以后好好替我照顾我儿子也就是了。但是打人的孩子家长必须来道歉,不然我这一千元钱的医药费怎么办,你们学校不会出吧。”
杨校长:“杨书记,我看算了吧,你是大老板,不在乎这几毛钱,不要惊动那孩子的家长了吧。”
杨文举说:“那不行,打人必须接受惩罚,他给我儿子道歉,赔我医药费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没完。”
王静看看校长,校长说:“唉,打电话吧,让那孩子的家长来一趟。”
这时,门外早已站着好多人偷听,对杨文举的做法十分气愤。
王静回到教室带来了刘文涛,第一次进校长办公室,刘文涛有点害怕,看见刘文涛来了,杨文举刚要说话,杨校长劝住他:“不要吓着孩子,有什么话他家长来了再说。”
刘文涛躲在老师的身后,杨校长说:“刘文涛,打电话让你爸爸来吧。”
刘文涛不敢抬头,怯怯地说:“我爸爸妈妈在东北,我跟着姥姥舅舅。”
杨文举说:“让你姥姥来。“
刘文涛说:“我姥姥年纪大了,来不了。”
“让你舅舅来。”
刘文涛一个劲地摇头。
杨文举说:“就让你舅舅来。”
刘文涛闻听“哇”地一声哭了:“不要,舅舅知道了会骂我,会把我送回东北的,我不想回东北。”
王静看看杨校长,杨校长看看杨文举:“杨书记,孩子很可怜,我看就算了吧。”
杨文举得理不饶人:“不行,我今天就在这里等,他什么时候来了我什么时候走。”
杨校长无奈,看看杨老师:“打吧,一定让家长来,不然今天没完。”
王静哄着刘文涛,刘文涛哭着终于说出舅舅的号码,杨老师打通了,没人接,再打,还是没有接。杨校长又一次拨通了,终于有人接了:“对不起,我在开会。”挂了。
杨校长看看杨文举:“怎么办,人在开会。”
杨文举蛮横地说:“你告诉他,就是开刀也要来。”
杨校长仔细看了看号码,暗暗笑了。他说:“杨老弟,我看最好不要让他来了,你吃亏就吃了吧。”
杨文举说:“杨校长,我们可是老相识了,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呢。”
杨校长说:“我们是本家,我可是向着你,这件事闹大了对你不好。”
杨文举说:“这地盘可是我说了算,我不犯法谁敢对我怎么着。”
杨校长冲王静神秘地笑笑,再次拨通了号码:“请你务必抽时间过来一下,你孩子在学校打人了,被打的学生家长找到学校,要求你们赔偿医药费,请你来处理一下,几分钟就可以。”说完他挂了电话,对杨文举说,“等一下,人一会就到。”他对刘文涛说:“你回去上课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记住,好好学习。”
刘文涛走了。
二十分钟后,一个精明强干的中年人挤进人群推门进来,人未到话先到:“杨校长,什么事情惊动你亲自打电话,我可是受宠若惊啊。”
“郭书记,不是我请你,是你的部下坚持请你来。”杨校长热情地握住来人的手,“能请到您的大驾真是不容易啊。”
杨文举一见来人如坐针毡,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郭书记,你怎么来了?”
来者是这个区的区委书记郭政。
“杨书记,你怎么也在?不去开会的理由就在这里啊。”看见杨文举,郭政惊讶地问,随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是不是文涛打了你儿子?”
刚才还气势汹汹,咬牙切齿的杨文举刹时像泄了气的脾气瘪了下来,他脸涨得通红:“没,没打,没有的事。”
郭政笑着说:“打了就打了,不要看我的面子,孩子有错就要教育,娇惯纵容其结果会害了孩子。对不起,我替孩子向你道歉。”
“不,不,道歉应该是我,是我儿子不对,我请求杨校长打电话请你来就是向你道歉的。对不起,郭书记,我教子无方,给您添麻烦了。”
场面起了戏剧性的变化,原告变被告,杨校长和王静都愣了。
杨文举小心翼翼地问:“郭书记,我怎么不知道您外甥跟着您读书呢?”
郭政说:“我妹妹在 ,那里的教学条件太差,这不把孩子托付给我,这孩子不听话惹是生非,中午放学后我好好教训他。”
杨文举慌忙摆摆手:“郭书记,千万不要打孩子,是我儿子不对,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看到这里,外面观看的人插话了:“杨书记,你还有一千元的医药费不是要郭书记赔偿吗?”
杨文举看见郭政进来早已偷偷地把病例装进衣兜,郭政一听说:“杨书记,是真的,去医院花了多少钱,我给你。”
杨文举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没,没有,他开玩笑的。”
正在这时,杨龙飞挤了进来,他看看郭政:“你就是小东北的舅舅?他打了我,你就要赔偿。”
杨文举急忙拉住他:“儿子,不要胡说八道,是你不对,回去给你同学赔礼道歉。”
“嚯,你什么人啊,今早还说来学校为我报仇雪恨,一转眼成叛徒了。”龙飞狠狠地甩开爸爸,反身就冲到郭政眼前,郭政皱了皱眉,没等他开口,杨文举拉着儿子就走,边走边说,“郭书记,我带他出去好好教训,有什么话我回头给你说。”他推开门口的人群,狼狈地匆匆走了。
屋里的人愣了一下,“哈哈哈……”接着屋里屋外爆发出大笑,那笑声,带着痛快,带着讥刺,像一只只利芒飞向远去的杨文举……

共 50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刻画了一个现实中的“变色龙”专横跋扈,怂恿,溺爱孩子的恶霸似的街道办的工委书记的形象,揭露了其前倨后恭的丑态,无情地撕下了他那副正人君子的假面具,有力地鞭笞丑恶,弘扬了正气。感谢赐稿,推荐品读。【编辑:晚霞晓文】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1110004】
1 楼 文友: 2015-11-09 05:44:09 作品无情地揭露了现实中的变色龙的丑恶嘴脸。推荐品读,问好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1-09 12:21:55 谢谢社长审稿编按,您辛苦了。
生活中不仅仅是阳光,阴暗的一面让人愤懑,思忖良久,还是写出来吧,但愿对号入座的某君不要骂我。
2 楼 文友: 2015-11-11 22:02:10 精彩,看似好像只有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其实生活中比比皆是,真正的生活更精彩。佩服作者的观察力和诙谐的文字功底。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1-12 11:4 :46 是啊,很多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谢谢海域老师的关注。
回复  楼 文友: 2015-11-12 11:44:59 社长,我的精品达到二十一篇了,高兴。
握手,多谢您的关心和指导。
4 楼 文友: 2015-12-09 00:40:01 学校难以维护公理,是非输赢全看拼爹,当今社会特色。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
回复4 楼 文友: 2015-12-10 17:41:54 谢谢山老师关注,变脸的确是当今社会的特色。劳力性心绞痛能自愈吗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夜用长效的纸尿裤哪种好
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