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龙醒法师章五十五你太仁慈

2020-01-25 03:4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醒法师 章五十五 你太仁慈

觉醒了专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标枪器胚,又收获了“坚不可摧”这个意外之喜,之前和六号火拼又被肯特兄弟暗算时受的伤,也在孕育器胚的过程中,被体内激荡流淌的风雷之力,尽数地治疗好了。

恺撒如今状态焕然一新。

他自然没忘记,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处理,那就是肯特兄弟想杀自己。就在刚才,他们还险些杀死了渡。

恺撒更没忘记,眼下所有人面临的残酷和未知的局面,毕竟直到现在,谁都不知道战斗法师来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外界的援兵什么时候到。

帐篷的一角,小龙还蜷缩在那里沉睡,大概暂时是帮不上忙了。

但恺撒并不在意,他正好想试试看,自己的标枪器胚的威力。

有关自己觉醒的专属器胚,恺撒可没打算隐瞒,也没可能隐瞒。如果是那种基础属性为“无形兵刃”的人,估计要想办法隐瞒,才好在战斗之中,出其不意。“无形兵刃”也比较容易隐瞒。

恺撒的标枪这么乍眼,刚才又已经亮过相了,当然没必要藏。

“哼,本来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带着坑爹离开,然后去找诺诺的。”恺撒眼底里有层层血气在翻涌,“十二圆桌家族,是你们逼我的。”

帐篷之外。

其实从刚才的局面骤然混乱,到肯特兄弟联手试图击杀渡,再到局面忽然反转,哥哥肯被一记流光击中,飞出了营地之外,再到现在,整个过程只有很短的时间而已。

营地里飞扬的烟尘还未散,依然没人说话。

弟弟特回头看向濒死状态的哥哥,惊怒交加,却又一时无语,似乎还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瓦尔还抓着红衣,与卡尔、还有那圆脸少女对峙。渡半跪在地,被茉莉扶着,洛和马奇则守卫在两边。坑爹久伤迸发,这时坐倒在一边。至于其他的营地中的众人,都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了一个方向:恺撒所在的帐篷。

刚才流光刚出现时,没人注意到那道光是从哪儿来的,因为太突然了,而现在,看着地上那条从恺撒的帐篷门帘延伸到营地之外的沟壑,所有人自然都明白了,那道霸道绝伦的光芒是从何而来。

在场大部分人,知道那帐篷里的人,是文晶和恺撒。

但文晶应该没有那样的力量,不可能是那道力量感澎湃无比的致命流光的始作俑者,这么说来……是恺撒?

“到底怎么回事啊……”有人喃喃说道,身子不受控制地隐隐颤抖着,无法平复。

美食岛上的种种一切,真的是一件比一件出乎意料,对人的心脏承受能力要求很高。

但其实放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切又都是正常而自然的结果,因为在危机之下,种种最极端的人和事,都会被逼出来。

“北方代表团的那个带队的家伙,就这么死了吗?”还有人看向营地外渐渐没了声息的肯,心中惊颤。

就在一片沉寂之中,帐篷的门帘被人掀开,恺撒走了出来。

看到恺撒的刹那,渡就是一怔,因为他发现恺撒居然精气神完好,毫无受伤的迹象。然后,渡就看到恺撒走了过来,对自己认真行了一礼,说:“谢谢你,还有茉莉,谢谢你们救了我的性命。”

渡摇摇头,说:“不必客气,你不也救了我们吗?”

渡的实力毕竟还是摆在那里的,哪怕在重伤状态,他依然对战场的把握,比其他所有人都精准清晰。

他甚至看清了之前的那道流光里,是一柄青紫色的实质般的标枪武器。

恺撒看着渡,又说:“你真的很厉害,刚才就算没我,你估计也能干掉一个。不过,渡,我听文晶说过之前的事了。你还是太仁慈了。”

洛眉头一皱,冷冷说道:“我们老大为了你才受了这样的伤,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在洛的心目中,渡是不容他人指责的。

一旁的马奇却暗叹一声,实际上,马奇也觉得老大略有些过分顾虑了,尤其是之前茉莉在林间护着恺撒,被肯特兄弟围攻时,当时渡虽然在赶到之后,立刻就和肯特兄弟动上了手,但终究留了余地。

在渡的概念里,大家都是帝国之人,不该自相残杀。

但马奇在那来自十二圆桌家族的肯特兄弟的双眼之中,看不到任何一丝对方把渡当作同胞的痕迹。

而恺撒面对洛的反呛,只是微微一笑。

直到这时,他才转过身来,真正看向那些北方代表团的人。

所有和恺撒对视的人,都下意识地避开了眼神,因为他们不像洛,可都见识过恺撒和六号的拼杀,知道眼前这家伙有多强,有多狠。

只是……这家伙之前不是受了很重的伤吗?怎么现在看起来状态完好无缺?!

恺撒没说话,只是慢慢扫视。

特忽然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向自己的哥哥,恢复冷静的他,要去看看兄弟的伤势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救。

恺撒也不在意,目光在北方代表团的人脸上,逐一看过去。

而那些没目睹过恺撒和六号的拼斗的众人,则能清楚地从恺撒身上,感受到一股浓烈之极的凶煞之气。人们看着恺撒,心想这就是那个在黑珍珠号的聚餐上,挨了别人两拳,却始终不还手的恺撒?

恺撒的目光,落在了抓着红衣的瓦尔身上。

然后他深深皱起了眉头,冷冷地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瓦尔咬牙,不说话。

营地外响起特的一声歇斯底里的悲吼,肯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伤势太重了,被恺撒情急之下的全力一标枪击中正面身体,没有当场死亡就已经是奇迹了。

特红着眼睛,回过头来,死盯住了恺撒说:“你竟敢,你竟敢把我哥哥……!”

恺撒却好像没看见似的,只是冷冷凝视着前方挟持红衣的瓦尔,忽然哼了一声,然后径直走了上去。

瓦尔立刻紧张起来,好像某根本就紧张之极的神经被人触动了,尖声吼道:“你别……别过来!”

恺撒脚步不停,笔直走上去。

圆脸少女本想阻拦,怕恺撒的举动把瓦尔逼急了而伤到红衣,可刚走了一步,就被人一把给拉住。

卡尔拉着那圆脸少女,说:“你别管。”

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省交通医院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武汉治疗早泄方法
日照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