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20年的感慨孟繁明想找老友倾诉

2019-10-09 21:3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年的感慨 孟繁明想找老友倾诉

  59岁的他,曾被喻为“活着的雷锋”,曾获“辽宁省精神文明标兵”的称号;近20年来,设在家中的公益维修家电号码从未改变;10平方米的室内,荣誉证书、聘书、奖牌堆成小山……5月24日,走进昔日本报人物孟繁明的家。如今,这位曾经的名人回归为普通人,被孤寂和病痛包围着。重病缠身的他再爆:想捐献自己的眼角膜!

      孤寂:肾衰令他吃药不敢喝水

      厚重的窗帘,把初夏的阳光阻隔在外,室内显得昏暗、压抑。10平方米左右的卧室里,到处堆积着生活杂物。穿着长衬衫、裸露双脚的孟繁明倚靠在床上,每说一句话之后,都要擦拭额上的汗珠,喘几口粗气。

      缠着纱布的双脚,遍布脓疮,有的部位已溃烂。他长年患有糖尿病,眼下病情恶化极快,心衰、肾衰、高血压、糖尿病……

      床头,摆放着数不清的各式药片。孟繁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抓起一把塞入嘴里,几乎不喝水就咽下去。由于肾衰导致排尿困难,他不敢轻易喝水,怕导致双下肢浮肿。床尾,摆放着一双拐杖,但使用率很低。

      59岁的他无儿无女无老伴。每天,孤独与他如影随形。

      出名:免费修家电让他成了名亾

      其实,孟繁明曾拥有过异常喧闹的人生,他的名字曾在辽沈众多媒体上频繁出现,位于海口街14号的这处住宅曾被挤破过门槛:二十世纪90年代初,身为技术员的他停薪留职,拜师学艺并赴京参加培训考试,回沈成立“孟繁明家电维修服务社”;1993年,他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公益维修,承诺为军烈属、五保户、残疾群众免费维修家电……果然,他一言九鼎的所作所为赢得口碑,成为那个时代雷锋精神的代名词。

      头顶着多项桂冠,孟繁明像只陀螺一样无法停下来:每天天不亮,等待修理家电的市民就在他家门口排起了长队;每隔一段时间,他就提起维修箱,赴康平、法库下乡支农;每月指定的日子,他还要赴各学校担当校外辅导员;同时,他必须奔波在大小会议之间,发表演讲接受表彰……

      沉寂:名字消失了,奉献没停歇

      时光流逝。随着时代的发展,家电维修业越来越不景气,孟繁明失业了。为了维持生活,他改行扛起摄像机,做起了婚礼摄像师。即使这样,他仍然保留了“家电维修公益”,并与自己的传呼机捆绑,只要有人需要,他依旧随叫随到。

      渐渐地,孟繁明的名字从媒体上消失了。但实际上,孟繁明从未停歇过脚步:扶贫助学、结对子、资助特困家庭……多年来,具体捐过多少钱款,帮助过多少学生,孟繁明答不上来了。当日,在他家的柜子底下,翻出一摞摞已经泛黄的“资助贫困学生档案”,在这些档案下面,还堆积着如小山般的证书、奖牌,“全国一级‘星星火炬’奖章”“辽宁省学雷锋先进个人”“辽宁省精神文明标兵”“沈阳市文明市民标兵”……

      捐献:遗体捐不了,就捐眼角膜

      曾经的喧嚣与如今的孤寂,在这个房间里仿佛穿越了时空,不断形成鲜明的对比,一遍遍敲击着的心房。那么,作为一名普通人,在这种极大的落差面前,孟繁明想的是什么?

      “如果让你重新活一次,你会选择走过的路,还是会选择娶妻生子晚年儿孙绕膝的生活?”问。

      好半晌,孟繁明保持缄默,若有所思。

      他把这个话题岔开,绕到主题:“我想捐眼角膜!”

      他说,自己原本想捐遗体,但是医生说糖尿病合并症损坏了多个器官,捐遗体意义不大。“我希望将来获得角膜的人,能够把我的遗体火化,骨灰撒入大海或河流。一定不要立碑,不要买公墓,不要给人留下什么负担。”他平静地说。

      心愿:想再听听老朋友的声音

      得知答应为他寻找相关机构,即将着手办理捐献眼角膜的事,孟繁明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还有两个心愿。”他一面说,一面架着双拐艰难地移到办公桌前,费力地打开电脑,点击开其中一个文件夹,里面全是他搜集的法库三面船小学贫困学生的资料。“这些孩子是我的牵挂,我走后,把2万块钱捐给10个贫困学生,解决他们的一些困难。”

      年迈、多病、无家人陪伴,这样的孤寂或许是昔日的人物孟繁明始料不及的。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地说出第二个心愿:“我的公益维修15年没有更换过,还是那个号码:。我得到的荣誉已经够多了,退休金也够用了,我只希望曾经修过家电的人,能给我打个,让我再听一听那些‘老朋友’的声音。”沈阳晚报高级 唐葵阳文并摄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
明星
两宋元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