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破纹夜 第二百六十五章──又如何?

2020-01-16 20:39: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二百六十五章──又如何?

第二百六十五章──又如何?

杨天幸也不浪费时间,双目微阖如老僧入定,这种定力而令其心神瞬间陷入最深处的冥想,竟然同时出现在两名只有十三岁的少年身上,简直匪夷所思。

两世的记忆,及其在四季山的教导。在与万尔豪一战及那神秘而代表水的纹图刺激之下,厚积薄发。对纹技的理解不断在脑海中碰撞冲击,形成新的理念。

…………

而同样在祭天部落里,主帐蓬中只有两人。

这二人是父子,也是祭天部落的天。

宇文苍、宇文龙父子。

此刻的宇文龙的大腿在其部落的医师治疗下,已经好了大半,但因失血过多,面上苍白如纸。但那如纸般的面庞上,却是带着无尽的恨意:「父亲,我要他们死!不……甚至死也不足够,我要他们在我跨下……」

宇文苍眉头微皱,瞪了自己儿子一眼:「闭嘴!孽子,你还不知道你这次惹了多大的祸?」

「你这是待在部落里太久,坐井观天。堂堂四季天少主,是我们惹得起的吗?不说踏入五宫境的山主杨夏,单是那冬峰之主,杨冬……」宇文苍彷佛想起了甚么。

那是在冬峰之巅,数名部落族长的强者应邀前往冬峰,品茶观雪。

那时,一名自以为足以挑战四季天的一名强大四宫境修为的族长,挑战杨冬。

在细雪之下,杨冬腰间长刀尚未出鞘,那位四宫境的族长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这时,他们才惊觉,杨冬已经是四宫境巅峰的实力。

哪怕只是杨冬一人,已经拥有横扫整个祭天部落的能力!

想到这里,宇文苍那眼眸深处泛过一抹忌惮,然后又看向宇文龙,声音带了一抹平时没有的凝重及责备:「千万不要再惹他们!就让他们休整一晚,明天离去!得罪了四季天,那时候对我们祭天部落便是翻灭之危!」

宇文龙低下头来,应声道:「是的,父亲。」

只是他眼眸深处,在宇文苍看不到之下,仍然有着深入切骨的恨意。

宇文龙一拐一拐的离开了父亲的帐蓬,听着那才刚花样年华的少女,被已百岁的父亲抱进帐蓬而发出的惊呼,宇文龙的眼眸冰冷至极。他回到了自己的帐蓬,发动起自己这些年在祭天部落经营的势力。

没多久,在他的帐蓬内,出现了十多道人影。

这些人影,实力最低的还未突破先天宫,实力最高的只有一人,那可是三宫境实力的纹者。虽然宇文龙是部落少主,但限于实力及父亲的威望,他能够影响到的最高者,也只有眼前这位三宫境纹者──郑克。

郑克的身份很特殊。

他实力三宫境,在祭天部落里虽然算不上强者之列,但却仍在中上之流。他踏入三宫境数十年,已经稳固境界及对纹技有着浓重的心得。这种留在境界里多年的强者,每一个都不容忽视。

只是很古怪的是,郑克甚至连宇文苍的命令都不太听从,却很听从宇文龙的命令。

更甚者,宇文龙独特的龙阳之癖,有好几次都是由郑克暗处出手然后奉送到宇文龙的帐篷当中。因此,宇文龙也非常信任郑克。这次宇文龙召唤而来,郑克自然应约而至。

宇文龙环视一周,每个被他目光扫到的,面上都有狂热之色。

祭天部落是罕有以信仰为主的部落,而聚集在这里的,除了郑克这个怪人之外,其他都是因为宇文龙是部落的圣子。为了心中所信,他们甘愿去死,甚至认为死得其所。

「相信你们都知道,本圣子这次召集的原因。」

宇文龙因为重伤而变得虚弱的声音,却带着一种神圣而庄严之色。这等手段,他与他父亲早已玩得炉火纯青:「有异教徒到我们祭天部落,辱祭天信仰、伤神子圣躯。这等人,不能存在于世上。若是让这种人活着离开,必定大肆宣扬,以后世人将视祭天先祖之灵于无物。」

在场的人一个个压低声音吼道:「圣子放心,我等必不让那两名异教徒活着离开!」

宇文龙皱起眉头:「只是,那两名异教徒只会在圣地逗留一天。明天之后,便将逃之夭夭。尔等只有今晚的机会。」

宇文龙双手合十,面上尽是虔诚:「愿先祖与你们同在。」

那一个个祭天部落的族人,一个个面上尽是狂热,像打了鸡血般:「先祖与我们同在!」

语毕,便一个个各自离去。

宇文龙并不担心,他知道他们是在作最后的准备。

很快,偌大的帐篷只剩系宇文龙与郑克。

宇文龙面上的虔诚之色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恨意。郑克不是祭天部落的人,而是多年前来到祭天部落,后来长期投靠的纹者。所以宇文龙知道,这种玩意对郑克没有用处。

「郑叔叔,我要他们死。」宇文龙面上很认真,那是一种认真而切骨的恨。

在宇文龙的世界里,他便是中心点。如果说自己的父亲是天,那么他至少也是大地般的存在。只要他想要的,便没有得不到的。但今天,杨天幸却是赤裸裸的把这层幻想世界撕破。

除了因为杨天幸与万尔豪的反抗,更多的是杨天幸只以一宫境的实力,却是把自己轻易擒下。

以他在这种温室环境长大,哪怕族人与他对练,都一个个束手束脚,哪有人敢真的伤他?这与杨天幸经过千锤百炼的枪法对比之下,高下立见。

这种差了一个境界,却是在一个照面便被击倒的实力;

甚至连自己父亲都不敢去得罪的雄厚背景;

都令宇文龙除了恨意之外,更有深深的妒忌!

听到宇文龙的说话,郑克面上仍然平静。只见他点了点头:「嗯,那就杀死他们吧。」

宇文龙面上也是回复平静,对于郑克,他不想多说谎话。

「但是,郑叔叔。那二人中,一人是四季天的少主。」

「嗯,那又如何?」

「所以若郑叔叔你杀了他们,你也很可能会死。」

「嗯,那又如何?」

「…………」

宇文龙很认真的看着郑克,彷佛第一次认识此人。

良久,他把目光收回:「拜托郑叔叔了。」

「嗯。」又是一个嗯字,但郑克已经消失在帐蓬之内。

南京肛泰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地址
北海癫痫病
淮安治白癜风医院
宿迁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